网宿科技(300017.CN)

优刻得IPO式突击盈利 增长落伍只剩云故事?

时间:20-11-07 11:29    来源:和讯

2013 年上半年,优刻得(688158.SH)为实施境外上市计划搭建了红筹架构。2016年,因考虑回归境内 A 股上市,优刻得、优刻得股东与上海优刻得云计算技术有限公司终止了红筹架构下的控制协议、股权质押协议等,由优刻得收购海优刻得云计算技术有限公司 100%股权,并由UCloud Holdings Group Limited(下称“优刻得(开曼)”)以该收购价款为对价回购境外投资人持有的优刻得(开曼)股份。

彼时(2016年),优刻得还在亏损中挣扎,营业收入5.16亿元,净利润-2.02亿元。到了2016年年末,优刻得累计亏损3.12亿元,亏到资不抵债,净资产-5915.75万元。对于亏损,优刻得的说法是,发展初期收入规模较低,投入较大,期间费用率较高,尚未产生规模效应,因此未实现盈利。

但回归A股动力足。当时注册制的科创板还没有推出,而创业板还是核准制,要在A股上市,必须盈利,否则免谈。志在A股上市的优刻得马力全开。很快,2017年优刻得的营业收入上升至8.39亿元、净利润5927.99万元,扣非净利润7683.46万元。2018年这三项数据继续上升至11.87亿元、7714.80万元、8032.33万元。对于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优刻得表示,业务运行日益成熟,收入规模不断扩大,期间费用率随着公司经营效率的提升和规模效应的体现而呈下降趋势。

优刻得显得很谦虚,并没有提及如何抗击行业老大一轮又一轮的价格大战,先是全球老大亚马逊降价,后来亚太区老大阿里云发起更猛烈更持久的前所未有的价格战直至夺取国内云市场的近半壁江山。

2018年10月,优刻得向监管部门提交了辅导备案申请。营业收入持续快速增长,净利润逐年大增,又一个绩优成长股即将诞生。

但是,2018年11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演讲中宣布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注册制推出,拟上市公司的盈利压力一下子减轻,千方百计做出好利润才能上市的时代已经过去,只需要把故事讲好,也有可能很容易地在资本市场融资。

优刻得转道科创板。2019年3月中旬,优刻得申请转板,理由是,根据公司发展需要,为更好地促进公司未来业务发展,拟变更申请上市交易所及板块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

2019年4月1日,上交所披露第五批受理科创板上市企业名单,优刻得名列其中。

业绩变脸很正常?

未上市已变脸。

2019年上半年,优刻得实现营业收入6.98亿元,实现净利润778.44 万元,同比大幅下降84.31%。同时,2018 年下半年加大资源投入以及主要产品价格下降,导致 2019 年上半年毛利率较 2018年下降 9.44 个百分点。

此外,导致2019 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的因素还有固定资产成本上升、下游互联网行业增速放缓以及云计算市场竞争激烈等因素。优刻得表示,2019 年全年及以后年度存在业绩持续下滑甚至亏损的风险。

优刻得果然有先见之明。

2019 年实现营业收入 15.15亿元,同比增长 27.58%;但净利润为2119.06 万元,同比下降72.56%;扣非净利润为997.87万元,同比下降87.48%。

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9.12亿元,同比增长30.50%;净利润为-7693.59 万元,同比下降1081.41%;扣非净利润-8490.30万元,同比下降6043.52%。

业绩变脸引发外界质疑,优刻得曾经澄清道,公司是云计算行业的科创公司,基础建设投入和研发投入相对较大,经营获利甚少,属于微利行业,根据可公开的信息,同行业中的国内以公有云为主的云计算业务多数处于亏损状况,能盈利者也是微利。

如果从行业来看,亏损太正常不过了。占据国内云市场近半壁江山的阿里云还在亏损中,2019年财年营业收入约400亿元,同比增长62%,但亏损扩大至70亿元。雷军旗下的金山云(NASDAQ:KC)于2020年5月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2018年、2019年营业收入基本翻倍增长,但依旧盈利无望,过去三年亏损近30亿元。即将发行股票的北京青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处于亏损中,过去三年累计亏损4亿多元。云卖的越多越好,但亏损的也越多。云是烧钱的新兴产业,投入巨大,目前还处于跑马圈地抢占客户阶段,价格战越演越烈,长期亏损在所难免。但毕竟云是能产生价值的万亿大产业,盈利也是迟早的事情。

相比之下,优刻得就与众不同。优刻得从2016年巨亏走出来并在2017年扭亏为盈,此后连续三年盈利。2019年虽然业绩大幅下滑,但还是盈利的。这是亏损知时节?早不亏晚不亏,IPO成功后亏损,这是巧合?

其实,2018年下半年,优刻得的业绩已经大幅下滑。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4961.38万元,而下半年只有2753.42万元。

科创板一推出,优刻得业绩就跳水。

2020年1月,优刻得计划募集资金47.48亿元的美好愿望落空,实际募集资金只有19.40亿元,远不及预期。

作为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虽然业绩大幅下滑,但优刻得对比预期少的融资额还念念不忘,2020年9月,优刻得披露了《2020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预案》,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亿元,拟用于以下项目:优刻得青浦数据中心项目(一期)16亿元、补充流动资金项目4亿元。

而截至2020年9月末,优刻得的货币资金还有20.95亿元。

逆行毛利率

优刻得之所以在上市前能够扭亏为盈,在于其毛利率大幅上升,而同期同行的毛利率大幅下滑。

2016年至2018年, *ST高升(000971.SZ)的毛利率分别为32.90%、32.56%、21.17%,网宿科技(300017)(300017,股吧)(300017.SZ)分别为41.97%、35.39%、33.24%,数据港(603881,股吧)(603881.SH)分别为41.53%、40.11%、29.77%,而优刻得分别为29.07%、36.47%、39.48%。随着投入加大及竞争加剧,三家同行公司的毛利率平均下滑约10个百分点,而优刻得却上升超过10个百分点。

从同行对比中的毛利率最低到最高,对于逆行毛利率,优刻得表示,体现出公司良好的盈利能力和成长前景。更有意思的是,优刻得在2018 年下半年加大资源投入以及降低主要产品价格。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获得远超同行的毛利率。

优刻得是如何做到逆行毛利率的?其曾经在招股书(申报稿)揭秘,毛利和毛利率稳健增长,主要由于公司盈利结构不断优化、成本管理经验日益成熟等原因。云计算行业竞争激烈,管理团队日益成熟的管理经验帮助公司在提前布局业务资源和控制资源利用率之间达到平衡,在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实现毛利率的增长。

但到了2019年,情况发生变化,优刻得的毛利率又回到2016年水平,甚至略低于2016年,为29.04%,2020年上半年继续下降至16.64%,又成为同行业对比中,毛利率最低的公司了。

公司也解释了2019年毛利率大幅下滑的原因:为应对市场竞争对公有云产品单价进行下调,以及公司根据市场环境、业务发展预期和经营设备更新计划,对经营设备进行持续性的提前采购和部署并配套采购数据中心资源所致。2020年上半年毛利率下滑的原因则有,一是公司积极开拓视频娱乐、在线教育、电商等行业的大客户,其中视频点播、直播所需云分发产品的收入增速较快,但其毛利率相对较低;二是由于主机类产品处于较大规模升级换代阶段,本期加大了高性能云主机硬件投入,短期内影响了资源利用率。同时为了支持抗击疫情相关的科研科技项目,以及帮助部分受疫情严重影响的行业的中小客户顺利渡过疫情,公司为部分用户提供免费云计算服务支持。

但招股书中曾表示,优刻得成本管理经验日益成熟吗?这么快就变得不成熟了。

研发人员大幅减少

云计算是典型的知识密集型行业,人才是行业竞争的关键,公司技术壁垒的构建、 产品功能的完善和营销渠道的构建都要求企业打造一支具有深厚技术积累和丰富行业经验的人才团队。特别是公有云 IaaS (基础设施即服务)领域的人才,引进难度大,培养时间长,需要公司大规模储备和培养此类人才。然而,营业收入越来越大,研发投入越来越大,优刻得的研发人员却大幅减少。

2018年年末其研发人员为543人、2019年6月末611人、2019年年末526人、2020年6月末513人,一年时间,研发人员减少近百人。是公司留不住研发人员?还是为了减少费用?虽然研发人员大幅减少,但职工薪酬从2019年上半年的9158.40万元增加至2020年上半年1.07亿元。

不管如何,一个研发人员持续减少的科技型公司,靠什么保持竞争力?

从数据上来看,优刻得更加重视营销。2018年以来,优刻得的销售人员大幅增加,从2018年年末的288人增加至2019年年末的309人。2018年销售人员薪酬1.10亿元,2019年上升至1.20亿元。

增长落伍只剩云故事?

云计算按服务模式分类可分为 IaaS、PaaS(平台即服务)及 SaaS(软件即服务):IaaS 主要由云服务商向用户交付计算、网络、存储以及其他基础资源,PaaS 主要向用户提供的是运行在云基础设施之上的软件开发和运行平台,SaaS 则主要向用户交付完整且可以直接使用的软件应用。

云计算按部署模式分类可分为公有云、私有云及混合云。其中公有云的市场规模最大,并且始终保持高速增长趋势,市场份额从2016年的51.38%提升至2019年的65.7%。

行业发展迅速,而优刻得的公有云业务增长速度却越来越慢,所占的比重也越来越低。

公有云是优刻得的主要收入,2016年至2019年,其公有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72亿元、7.64亿元、10.11亿元、11.9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1.43%、90.97%、85.15%、79.11%,2017年至2019年公有云的营业收入增幅分别为61.80%、32.35%、18.48%,而同期行业的增幅分别为55.70%、65.20%、57.59%。2017年之后,优刻得的发展越来越慢,所占市场份额也越来越少了,从2015 年的 4.9%下降至 2018 年的 3.4%,这四年时间都还排在国内公有云前十,但2019年以后,已经退出前十。

排名前十的公有云市场份额合计超过九成,留给其他公司的份额所剩无几。前十里面,阿里绝尘而去,腾讯稳居第二,华为快马加鞭抢占第三,百度、京东、金山几家互联网巨头在为排位激战中,而与阿里在电商领域打得不可开交的拼多多暂时没有发力,以及美团还在与饿了么酣战中并且PK携程,不出意外的话,拼多多、美团未来应该也会参与云计算大战,届时会更加激烈。头部企业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占据份额越来越多,其他参与者越来越边缘化,但拼多多、美团例外,数亿的用户规模及数千万商家足以让这两家公司能在云大战中占据一席之位。

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价格战一波接一波。2016年11月,亚马逊宣布全面下调主力产品 EC2 的价格,其中,中国(北京)区域最高降幅为 10%;2017年11 月 ,阿里云在云栖大会广东分会上宣布大幅降价,包括云服务器的 ECS 企业级实例、RDS 数据库 及 CDN 服务,ECS 实例优惠 40%,CDN 服务降幅为 25%,价格再一次刷新行业低点。2018年9月,阿里云在杭州云栖大会上宣布开启新一轮降价,涉及二十余款产品,最高降价90%。2018年阿里云进行了四轮降价,部分核心产品累计降价40%以上。通过多次价格战抢占市场,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29.8%飙升至接近五成。

在这样的情形下,优刻得还有必要再次募集20亿元自建数据中心吗?加上IPO的融资,加起来也有几十亿元投资,投资并不难,难的是怎么在价格战中抢到客户。自建数据中心对于具有一定业务规模的云服务商而言,平均成本更低。但如果业务规模没有相应增加,自建的成本将远超过租赁成本。

客户减少及应收账款逾期多

在巨头的价格战打压下,优刻得还能在2017年至2019年实现盈利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但只是表面上光鲜而已。

头部企业的客户越来越多,而优刻得的客户数量越来越少。优刻得规模以上客户和中小型客户的消费 ID 数量在2016 年为12178个, 2017年减少市场宣传推广投入,数量降至11518个,2018年加大推广投入数量增加至12930个。2019年为积极拓展市场和客户以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优刻得降低主要产品单价,但客户并不买账,流失了不少,2019年1-6月下降至11770个。阿里云的客户已经突破230万,并且大客户超级多,政府机关、世界500强、金融企业、上市公司,等等。而优刻得还在为稳住现有客户努力奋斗着。

优刻得在投入方面并不少,2016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合计为15.04亿元,其中2016年2.02亿元,其余时间累计13.02亿元。但客户并没有增加,反而减少。

另外,公司的应收账款逾期多。2016年至2018年各年末及2019年6月末,逾期应收账款规模较大,占各期末应收账款总额比例分别为49.30%、60.14%、51.26%和48.13%。

优刻得对客户付款控制比较严格。公司对客户采取预付款和后付款两种销售模式,客户后付费销售模式下,公司对客户进行授信,原则上公司只对经营规范且业务增长有潜力的客户进行授予固定的信用额度。对于公司判定不符合授信要求的客户,只能采取预充值方式进行消费。

这样付款模式下,怎么还有这么多逾期款项?

是客户实力不强?还是因为在亚马逊、阿里云的价格大战下,客户对公司的价格不满意?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